——一個弒親青年的自述與懺悔
  (上接A04版)
  我開始不由自主幻想我們未來的日子,我猜那會非常幸福吧!
  看到成績的時候,有點不相信自己的眼睛,高出分數線30多分的成績讓班主任對我百思不得其解。因為我考的(得)比一些高中畢業的人還要好。這個高興的心情沒過幾天就變成了失落。因為學校要求我換專業,理由是什麼,這回此專業的報名人數不足,所以不開班了,巨大的反差讓我一陣發暈。心中頓時升起一種被騙的感覺,換誰也不會相信這種可笑理由,可我想不出什麼反抗的方法,這種情況不可能只有這麼一次,面臨選擇的人也不會只有我一個,為什麼還會出現這種事,答案就不用說了。最後我只能向這黑暗低頭。心中開始討厭這個社會,這個世界,更加討厭自己。
  之後的四年裡,這個學校的種種讓我看到了它的本質,我懂得在這裡學不到什麼東西了。會計專業是我後來的主修,老師對我也非常好。但我是沒有任何學習的性(興)趣。我開始把精力放在課外的東西上,什麼韓語、日語、街舞、足球、籃球、小說什麼的占居(據)了我主要的時間,就在我以為就這樣混下去的時候,我遇到了她。第二個,真正意義上第一個女朋友。
  李某,這是她的名字,也是我全身心投入的對象。是她於(與)我走完了剩下的校園生涯,也是她給我很多的快樂時光,我們一起上課,一起吃飯,穿一樣的衣服,一樣的鞋子,用著相同的電話和尾數相同的號碼。我們一起哭、一起笑,就這樣我渡(度)過了難忘的時光。我們的事沒有向雙向(方)父母說起。所以在去北京實習工作的時候,我們範(犯)難了。她舅舅是縣長,讓她回家去,而我只能按學校安排去北京,又是她放棄了回家,謝絕了舅舅的好意,同我去了北京。
  北京的日子是辛苦的,但又充滿了快樂。起初對於酒店的工作非常不試(適)應,不過由於有了她的開導和安慰我很快跟上了節奏。四個月的時間我除了工作之外,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了她的身上,為了她甚至於慢慢忽略了同朋友的相處。說實在的我不是一個善於交際的人。
  我們一起去了很多地方,各個名校和那些有名的景點。有些時候甚至都有了想要結婚和她共渡(度)一生的想法。時間飛逝我們現在要面對的問題是該如何發展下去,經過討論我們決定把對方介紹給雙方的父母。我深知家人對我的呵護,所以我決定先去李某的家,準備充足的我來到了她的家中,本以為會出現的種種刁難並沒有像我想象的那樣出現。迎接我到來的是李某父母的笑臉和一頓可口的飯菜。離開她家的時候我是多麼開心,心中的一塊石頭終於落地,說真的我從來都沒有那麼放鬆過,從來沒有過。我開始不由自主幻想我們未來的日子,我猜那會非常幸福吧!那一夜我睡的(得)很晚,但卻很香,夢中的我也會露出微笑吧!
  最終我等到的不是我的新娘,而是兩封相同地址不同人送出的信。第一封是她父母寫的,一種很有力量的感覺。信的具體內容早已忘記。大概是說我是個好人,對李某也很好,他們相信我會對他們女兒很好的,但在瞭解了我的家庭之後,他們很為難,在他們反覆的理智的考慮之後,他們決定讓我們分開。一是他們不知怎麼面對我的父親和我家中複雜的關係,二是我不能給李某一個完美的未來,雖然我人很不錯,但他們不想把女兒的幸福賭在我的身上。本來他們想我們以後會變成朋友的,但李某不願和我分手,所以他們決定把女兒帶走。
  看完第一封信的時候我傻了,我飛快的(地)拆開那封屬於李某的信件。尋找著那一絲幾乎沒有的希望,信很短就一頁,但那滿滿一頁的“對不起”讓我絕望了。淚水止不住落下,當初不再流淚的誓言也不能阻止分毫。哭著哭著我又笑了,笑的(得)那麼凄涼,那麼心碎,那麼無奈……
  “老子是你爸,我有什麼可後悔的。”這就是他最終的答覆。看著他那理所應當的表情,我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邪惡,當年的那棵(顆)種子早已長成巨樹
  我像一隻受傷的野獸孤獨的(地)爬回了小窩。我關上了房門,同時也關上了外面的世界和我的心。我的樣子讓家人很是不解與擔憂。我同他們說我很累,只是想休息。可是每日長達20個小時的睡眠讓家人怕了,他們決定為我裝臺電腦。
  當電腦抬進家門的時候,我的眼睛有了焦點。此時也只有那游戲中的世界才能讓我有一點興趣吧!真想就此迷失在虛擬之中,游戲之中的我開始減少和家裡要錢的次數,最後,我的所有開支都可以自給自足。這樣又減少了和家人溝通的時間。漸漸,一天我只說幾句話。
  本以為自己這生就這樣過去了,父親卻又“回來”了,他像是魔咒一樣不肯放過我,這次是想要回我的戶口,理由是火車站要動遷,一個人可以得幾萬元,當然錢會給我的。對於一個連撫養費都不給,十幾年花在我身上的錢少不到一萬的人來說,這麼可笑的理由是不會有人信的。當時家人回絕了他。之後就是下一輪的“精神攻擊”,由於他的出現,我的精神出現了裂痕,心理壓力更是讓我上不來氣。死亡的氣息圍繞著我,自殺的想法不時閃現心頭,我開始主動去看一些喜劇片和笑話,試圖控制自己的情緒。但現在看來都失敗了。
  擊倒我的人是我的姥姥、姥爺。有的人心中有事的時候會有人選擇發泄,他們就是這樣的人,因為父親的又一次出現以及搔(騷)擾把他們沉積已久的怒火點燃了起來。他們開始沒日沒夜,沒完沒了的謾罵與爭吵。父親與家人的現狀讓我下定決心,好吧!死沒有什麼可怕的不是嗎?但就這樣自己死去是否還少了些什麼?對,我死後,父母(親)還會繼續打擾和傷害我的家人吧!他們是那麼愛我,是那麼呵護我,不能再這樣下去了。這是屬於我和那家人的孽緣,就讓我終結它吧!
  閆某的電話讓我提前了我的計劃。在一個飄雪的夜晚,我帶上了我事先準備的東西走上了那條本就知道的不歸路。我記得當時這個世界很靜,真的很靜。
  大概走了半個小時,我來到了父親的門前,大門緊鎖,但燈卻開著,我知道,所有的一切就在今晚結束了,越過圍牆之後我就來到了院子之中,如我猜想的一樣門沒有關,走進去,就是他們的卧室了,深呼吸,來吧!
  可能是聽到了聲響,爺爺、奶奶出來看見了我,被我找父親的理由混了過去。當看到他的時候,他正在看電視,魚缸中的魚兒還在歡快的游動,它們對於將要發生的事情毫不知曉。
  父親看到我的時候如同陌生人一樣只是點了一個頭,連一句話都沒有說。看到這種情況我心中也是一片失落,很是傷感。如果當時他能像一個父親那樣的話,接下來的事情是否就不會發生了呢?即便是這樣我還是試圖喚醒他心中的親情,哪怕是一絲也好,那樣的話就不會發展下去了吧!
  我開始和他勾(溝)通,說一些事情,但他總是愛搭不理,最後我提出了一個要求,做著最後的努力與試探,我說“我明天要去沈陽去看一個朋友,能不能給我200元,好讓我作為路費。”身為游戲頂級玩家的我是可以靠著游戲生活的,所以我是有錢的。
  父親再一次讓我失望了,他居然連看都沒看我一眼,這一刻我仿佛失去了理智,拿起旁邊桌子上的卡簧刀,刺向了父親的脖子(由於是冬天,身上穿的較多,刺不穿),被刺了一刀的父親,雙眼中充滿了不可思意(議),他可能也沒有想到吧!那個以前只會哭泣的小鬼會有一天拿著刀面對著他。
  看著卧在床上的父親,我的心又動搖了,我決定再次給他一個機會。我給自己與他都點上了一支煙,我坐在旁邊的電視桌上,看著他的眼睛,希望可以從中看出些什麼,但是我失望了。我再次提出了一個問題“你後悔過嗎?你以前那樣對待我和媽媽,你後悔嗎?”問這話的時候我的目光一直都沒有離開過他的雙眼,我從中看到了恐懼,除此之外再也沒有其他的東西,果然與我猜想的一樣,他沒有說出我希望的話語:“老子是你爸,我有什麼可後悔的。”這就是他最終的答覆。看著他那理所應當的表情,我感到了一種憤怒,那是從靈魂深處發出的,我知道我再也控制不住心中的邪惡,當年的那棵(顆)種子早已長成巨樹,開枝散葉,分散於我的全身各處,我的雙眸變成了血紅,紅的可怕,那是怎樣的一種顏色,我知道我將變身成為一個惡魔,以後將永久長眠於地獄之中。
  我失去了理智,手中的刀不由自主向他刺去……把他和爺爺刺倒……再(在)我抬頭的時候看到了奶奶,我最後的敵人,我向她走了過去。最終,是剪刀帶走了她的性命。
  當一切平靜之後,我的理智慢慢回到了我的身上……我開始思考問題想著接下來要做些什麼。此時腦中閃現出了閆某的身影,他是我最好也是唯一的朋友,是的,我答應過他會去看他的,是的在我死之前我還需要時間。
  我開始模仿著電影中的人物,開始清理著現場,把所有可能留下證據的東西都找了出來並把它們帶走,搓掉所有可能摸過的地方,我把一切能弄亂的東西都弄亂了,床上,地上哪裡都有,在清洗乾凈身上的血液之後,我換了一身乾凈的衣服,離開了那個充滿罪惡的地方。
  可是為什麼我成為了現在這樣,變成了父親那樣的人呢?如果說我能變成這樣,那麼與我有著相同或相似經歷的那些孩子,會不會也變成罪犯呢?
  在寂靜的晚上,我踏著沉重的步子,在街上走著,半小時之後,我坐著隨手打來的出租來到了本溪,在一個洗浴住了一晚,坐在水中的我是安靜的,回想我那短暫的一生,不知是該哭還是該笑,那一夜我想了很多的東西,沒有任何睡意。時間飛逝,已是第二天6點左右了。我趕忙向火車站跑去。希望此時身份證還管用。
  8:30我到達了目的地沈陽,接到電話的閆某非常驚奇,吃驚於我這麼早就來了。在KFC簡單地吃過一些東西之後,9:25左右我等到了他。
  這是一個非常忙碌的一天,從早到晚都在幫忙運送傢具與打掃衛生。下午5:00是我與朋友閆某吃的最後一頓飯,也是在外面世界的最後一頓晚餐。飯中我接了兩個電話。第一個是姥姥的,她讓我在沈陽註意身體。她微(還)不知曉她的外孫永遠都回不去了。第二個電話是北台刑警打來的:問我在哪兒,什麼時候回家。掛斷電話後,我知道不能再等了。再等下去只會讓家裡人更加的傷心,是該有個了斷了。
  由於之前早已想好要自首,所以我想讓閆某送我最後一程,他是唯一一個在知道我的家庭狀況還對我很好的人,所以我希望是他。我把所有的事都告訴了他。幾分鐘的平靜之後,他落下了眼淚,他問了我一個問題,我覺得是這生遇到的最難的問題,他說:“值嗎?”很簡單,但卻讓我無法開口,是啊!有時候我也沒想,也會問自己,值嗎?
  去經警局的路上,他一直在流淚,淚水好像止不住般流淌著。在車裡我打出了我人生的最後一個電話。不是姥姥也不是母親,電話的主人是我老姨,電話通了。老姨像有感應般格外的安靜,我知道她在等我說些什麼,警察一定已找過她了。我說:“我父親死了,知道嗎?我爺爺和奶奶也死了,知道嗎?”此時,我能隱約的聽到電話那頭的哭聲,我想她已經知道了答案,閉上眼睛,不讓淚水流下,好像怕對方看到一樣,我對著話筒講出了埋藏已久的話:“老姨,我從來沒有後悔和您成為一家人,從來沒有後悔成為您的孩子,如果人還能有來生,我還可以成為人的話,我會給您當兒子,是親兒子,希望您會要我,媽,請允許我這樣叫您,永別了,還有,對不起。”說完之後,我果斷掛掉了電話,關了手機,因為我怕在(再)聽到她的聲音,我會沒勇氣去死。
  接待我的是當時分局的副局長,當聽到我要自首的時候他有點不知所措。我主動上交了身上帶的所以(有)東西,盡最大的努力與他們和(合)作,接下來的事情則順利的(得)多。在錄過幾次筆錄後,我被帶回了本溪,在本溪市刑警隊的時候,與沈陽所做的事情幾乎一樣,只是要詳細一些而已,在睡了一覺之後,第二天到了,在指認現場和體檢之後,我被送入了本溪市看守所。
  剛入所的情形,就像本文開頭所講訴(述)的那樣,到現在為止我已經在看守所中住了17個月了。看守所的種種規定早已成為了我生活之中的習慣,簡單並且單調過著日子,由於空閑的時間多了起來,心中的恨已消失,我有了非常充足的時間去做一些以前並沒有機會做的事情。比如發現一些每(美)好的東西,通過瞭解我所見到的每個人,我更能體會到所謂的人間冷暖,我現在已學會用一種平常心去看待問題,還有就是我很少生氣或動怒了,到(倒)有點像修身養性的人,再比如從來都不看新聞的我也開始關心起國家大事來。我仿佛看到了希望看到了多年之後那個富強的祖國,雖然我無法親眼看到,但也是由忠(衷)的高興。
  除此之外,我還發現這個社會以及世界還有著美好的一面,我明白了一句話,只要心中充滿著美好的感激,那樣你才會看到一個你所想看到的世界,因為黑暗無所不在你要試著忘記它。只是這些道理我發現的太晚了。
  最後我發現世界上還是好人多,雖然我周圍多是一些犯罪份(分)子,付管就是這樣的一個人,自從付管成為我的主管教之後,我發現我成了一個幸運的人,幸運讓我遇到了他,他真的可以像親人那樣的幫助和照顧我。真的可以!他經常同我聊天與交心,就是他讓我的心平靜了下來,心態一天天的好轉,也是他幫我爭取到了這次寫作的機會,在此我發自內心感謝他,非常感謝,也只有感謝,因為除此我已再無其它了。
 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,也是我一直想不通的問題,父親是一個無惡不做(作)前科纍纍的人,這種人一直都是我所討厭的,從小我姥姥就告訴我說“犯病的不吃,犯法的不做”,可是為什麼我成為了現在這樣,變成了父親那樣的人呢?如果說我能變成這樣,那麼與我有著相同或相似經歷的那些孩子,會不會也變成罪犯呢?會不會成為下一個我呢?因為我知道在現今社會狀況的影響下,我這種情況的還有很多或者說是非常的多,那麼如何才能避除這種“杯具”的發生那(哪)?這就是我所深思的事情。同樣也把這個問題留給你們,這是所有人都須(需)要面對的問題。
  就如同前文我所說的一樣。
  孩子的成長不只是指身體,教育不單單是學習。
  我深知自己的罪孽有多重,也知道任何東西都無法補償,所以任何的結果我都能接受,我會平靜等待著死亡,繼續思考那看似簡單的問題,去解讀那是否是上天的安排,剩下的我只能對所有人說聲對不起,我的家人、朋友及所有曾為我擔擾,所有關心過我的人,對不起,那些被我傷害過的人,對不起……
  最後感謝看守所領導給我的機會。
  (原標題:“成長不只是指身體 教育不單單是學習”)
創作者介紹

sogo

gnsrjjt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