哈爾濱霧霾。資料圖
  新華網哈爾濱11月1日電(記者王君寶) 具有“東方小巴黎”美譽的哈爾濱市,本應在入冬時節展現其晴朗的冬季魅力,可進入十月它卻頻遭霧霾侵襲,籠罩在持續霧霾天氣的陰影下。近日,部分區域的空氣質量指數(AQI)峰值多日“爆表”。10月31日即便是冷空氣吹走了前兩天的“濃煙”,但天空中仍有些灰濛蒙的。不禁讓人發問:生態大省黑龍江的霧霾到底從何而來?
  十月頻現霧霾侵襲 AQI平均值達到上限500
  近日,哈爾濱連續遭遇“霧霾鎖城”,部分區域的空氣質量指數(AQI)峰值多日“爆表”。哈爾濱環保局10月30日的數據顯示主城區多處AQI(空氣質量指數)平均值達到上限500,且市區AQI全部在400以上。
  “過去冬天不這樣,也不知道這幾年咋的了,一到入冬就看不到藍天。”在哈爾濱生活50多年的沈虹最近頗有感觸。
  從未戴過專業防護口罩的沈虹這幾日為家人花費了500多元購置防護口罩。“不買不行,太嗆。”她說。
  像沈虹一樣買口罩的哈爾濱市民越來越多,哈爾濱珠江路上一家藥店老闆告訴記者,去年普通棉質口罩就可以滿足需求,但今年許多市民只要價格並不便宜的專業防護口罩。在當地媒體行業工作的王先生30日佩戴專業防護口罩3個小時後,口罩內部“就像擦了一層灰塵的抹布一樣黑”。
  霧霾到底從何而來?
  哈爾濱市環境監測中心站總工程師白羽軍認為,近期空氣重污染是因為空氣污染物排放量大,擴散條件不利,且受秸稈焚燒影響明顯,是區域污染與本地污染“貢獻”疊加造成的。
  其實按照以往的經驗,哈爾濱每到採暖季,空氣最易在深冬時節發生污染,但近兩年霧霾的提前到來,卻讓人猝不及防。
  黑龍江省環保廳污染防治處處長馬健介紹,哈爾濱市能源結構以燃煤為主,清潔燃料使用比例低,城市周邊、城中村存在大量低矮面源污染,每年工業和採暖期用煤量約達2840萬噸。
  此外,環保工作者認為春秋季秸稈焚燒也是霧霾的誘因之一。在哈爾濱周邊部分高速公路兩側的田地,經常能看到大面積秸稈被焚燒,濃煙飄在空中形成一扇扇黑色煙幕。
  但專家表示,霧霾的誘因是多重因素疊加所致,工業廢氣、汽車尾氣等對此都有“貢獻”。
  應急措施只能治標還須標本兼治
  哈爾濱環保局日前發佈了《哈爾濱環境空氣重污染應急預案》,將環境空氣重污染分為黃色、橙色以及紅色三個預警級別,分別對應AQI從201到300、301到500以及500以上三個區間。
  預案規定,當啟動橙色預警時,要採取立即糾正並嚴格依法處罰露天燒烤違法行為,要求供熱單位確保供暖鍋爐24小時低溫連續作業,增加公交運力等措施。而在紅色預警時,則將採取幼兒園、中小學停課措施。
  但黑龍江省多位環保人士坦言,應急措施只能治標,解決問題不能總靠“大風吹”,還要從“霾源”下手,從根本上重視起空氣污染問題方能標本兼治。
  黑龍江省環境監測處工作人員表示,提高清潔能源在整個能源結構中的比例才是北方城市的“脫霾之道”,而目前清潔能源在黑龍江省整個能源結構中的比例仍然很少,想要改變整個能源結構需要多方努力。專家表示,日本這樣的工業發達國家,風電、火電、水電各占能源結構中的三分之一,清潔能源比重在60%以上,所以當務之急是加強環境保護的科學管理,降低供暖煤污染強度,從根源扼住霧霾的來源。
編輯:SN098
創作者介紹

sogo

gnsrjjty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